月亮粑粑,踩着瓦渣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
  记忆中,儿时的中秋似乎总是要比如今的中秋要热闹许多,当时挤做一堆一同赏月的家人如今也难以再聚齐。每至中秋,家中便会置办一大桌的菜肴,并不丰盛,却由于数量多而显得异常隆重。
  时代一直在变,家乡不少风俗都随之变了,对于中秋时节,唯一不变的风俗是在饭后切柚焚香,对月供着一碗水酒。
  我对那简单而不失严肃的风俗印象颇深,因为曾惦记过那被切的柚子。待香柱皆化为灰烬落下,那用来插过香柱的大柚子就会是小孩的零食。
  一炷香的时间其实不长,只是由于那时候着急吃柚子而总是觉得自己等了很久。祖父总笑话我说我贪吃,可是他却不晓得,比起吃柚子,我其实更喜欢听他唱童谣。
  毕竟,柚子年年有,而祖父的童谣却不常有。
  待祖父将一切手头工作做好,便开始坐在门前的石凳上赏月,那个时候,我就欢快地搬来小板凳坐在祖父腿边,啃着月饼,听他用家乡话唱着熟悉的乡土童谣:“月亮粑粑,踩着瓦渣,一跤跌倒,回去告诉妈妈,妈妈不在屋,躲在门背哭……”
  或是一边看着屋边树丛里蹿来蹿去的萤火虫,一边听他轻轻唱着:“萤火萤火虫虫,下来捉蚊虫……”
  小时候并不能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童谣,不能明白为什么月亮会踩到瓦片跌倒,也不太能明白为什么它的妈妈会不在家,更不能明白为什么它会躲在门后哭。于是会带着种种疑惑问祖父:“阿公,月亮为什么会跌倒?”
  祖父含笑,只道:“你看瓦背上不是有月光吗?那就是月亮在上面耍。夜里黑,瓦背滑,它就很容易跌倒啊。”
 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,又问:“那它的妈妈为什么不在家,它为什么会躲在门背哭?”
  祖父这回却笑而不语,只将目光转向夜空,轻轻叹出一口气。我也跟着将头转向夜空,望了一会儿月亮与星子,吃了几口月饼,便将先前的问题给忘记了,转头去听祖母说的关于月亮的传说。
  传说,月亮里面有一棵树,树底下有一个老人,那个老人坐在树底下编草鞋,万年如一日,从不休息。没人知道他是谁,没人知道他会在树底下坐多久,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月亮里。
  那个传说,是祖母的祖母说给她听的,而今她说给我们小辈听。
  我无法理解传说的意思,只会根据那个传说向着月亮伸出手指,试图用指尖描摹出那棵树和那个老人的轮廓,可惜圆月高悬,偶有云雾遮掩,始终无法将之看仔细,更无法将之描摹出来。
  我们从不质疑那个传说的真假,只道祖父母知道的故事真是多到数不清。伴着月饼赏完月,哼着童谣入眠,做的梦都是香香甜甜的,仿佛月饼在嘴里化开,融进了心底。
  而今祖父已不在,每逢中秋夜,坐在圆月底下唱着“月亮粑粑,踩着瓦渣”的人,便成了我。
  这并不是一种所谓的传承,只是突然想唱这首童谣,即便我的家乡话在祖母听来有些半洋半土,即便由我口中哼唱出来的一些字词的发音并不那么准确。
 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唱这首童谣,只是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想起祖父的声音。轻轻缓缓,低低吟唱。
  也许,是因为我想念祖父了吧。
  而祖父,在唱这些童谣的时候,是不是也在想念他的父母或是祖父母呢?
  我想,是的。
  脑海里突然浮现祖父含笑不语的模样,他将目光转向夜空,那里有星子和圆月,那里,或许也有着他的回忆。
  它的妈妈为什么不在家,它为什么会躲在门背哭?
  因为它的妈妈不在了,而它,非常,非常,想念她。
  随机推荐:购物卷 淘宝领卷app 淘宝店铺优惠券 淘宝优惠劵网 淘宝www3
相关的主题文章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